老山干部学院

“含笑老人”的老山情

发布时间:2020-09-16 14:23:29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云南老山前线,曾有一份叫《含笑花》的报纸深受战士们喜爱。

壮族作家黃士鼎(笔名:瑙尼)是诗报的主编之一,时任云南省文山州文联副主席。当年他不畏山高路远,不惧炮火硝烟,一次次亲自把《含笑花》诗报背上老山阵地。战士们亲切地称呼他“含笑老人”。

上图:1986年12月20日瑙尼(中)与著名歌曲《十五的月亮》词作家石祥(右)在云南省文山州部队

那是1984年4月28日,我军一举收复最被敌人侵占的老山。6月2日,他偕夫人任菊业赶到老山前线采访,6月3日晚上写成散文诗《老山的诗报告》,6月4日他带上这篇诗稿疾奔昆明,将其交给《云南日报》副刊编辑部主任王左生。

时隔一天,即6月6日的《云南日报》第三版发表了这篇散文诗,散文诗的标题是《老山的诗报告》,共有6个小标题,《潜伏》《进攻》《醒来时》《后盾》《重返家园》《老山兰》。《云南日报》将这首诗排在第三版头条,还加了花边,全文照登,就连标点符号都没有改动。

1984年6月6日《云南日报》发表的瑙尼写的《老山的诗报告》,这是老山之战打响后公开发表的第一组老山诗,歌颂南疆壮士的“老山兰”可能也是首次见诸报端:

《老山兰》

一柄绿箭,破土而出——在这战火洗礼后的疆土!她绿中泛蓝,花香沁心腑。一位苗家村老说:“她叫‘老山兰’,是英雄的化身,由鲜血所铸造!这里从前没见过,而今才出土!”是的,扣林兰也曾有过这样美丽的传说,祖国啊,护卫你的战士在培育新花——老山兰。

时任文山州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部长赵廷光看到报纸的这组诗后,对瑙尼说这篇《老山的诗报告》,可以称为“老山诗”的第一首(组)诗,相信在这首诗的带动下,老山诗花将从老山开遍全国。并当即指示:一、要乘此东风赶快筹办一个诗报,诗报名称由瑙尼起了上报;二、任命瑙尼为诗报主编;三、诗报出版经费叫瑙尼尽快报给财政局。就这样,这张被老山战士誉为“中国喀秋莎”的《含笑花》诗报在1985年3月10日正式诞生了。

诗报以发表老山战士写在香烟壳上、写在罐头商标纸上、写在炮弹防潮纸上、写在压缩饼干包装纸上的诗歌为主。这张“兵写兵”的诗报曾熏染着硝烟战火,被战士揣着冲锋陷阵最后用鲜血染红,故而《含笑花》诗报出版后,向全国公开发行,感动了无数读者。编辑部很快收到秦基伟、杨白冰等将军以题为《寄语含笑花》的来信,给予充分褒扬。

让瑙尼记忆犹新的是,1984年9月的一天,他收到寄自老山前线的一首无题短诗,作者署名“老山战士”,读着热血沸腾,叹不由己,便立即为这首短诗起题《血的誓言》,写下按语,交给编辑排在《含笑花》诗报1985年3月10月出版的创刊号第4版上。这首短诗全文如下:

《血的誓言》

在这里——

最伟大的名字是中国,

最亲切的形象是母亲,

只要祖国和母亲

命令我站在这里,

我就寸步也决不退让!

……

战前,特此以血的名义

宣誓!

——老山战士

这首诗用圆珠笔写在沾满红土指纹的纸烟壳上,信封上标出的地址是“老山前线142号高地”!——就是当年吓破敌胆而轰动世界的“李海欣高地”!也就是说,《血的誓言》这首战诗的作者就是战斗英雄李海欣排长率领的142号高地“十五勇士”!可以肯定,李海欣和战友们写罢这首绝笔诗后,就立刻投入了残酷的血与火的搏斗——于1984年7月12日这天,他与战友们坚守在142号高地上,打退了敌人一次次进攻,最后壮烈牺牲!

《血的誓言》是李海欣高地“十五勇士”的绝笔诗,是一代共和国军人忠诚、勇敢和奉献的见证。30多年以后,我们再次重温这首写在纸烟壳上的战地诗歌,我们依然会被那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赤子之心所震撼。穿过岁月的长河,勇士们浴血沙场,英勇无畏的献身精神依然撼动着我们的内心。

老山战士不是诗人,却有着比诗人更深厚更宽广的胸怀,残酷的战争,严峻的生死考验,激发了他们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情怀。

上图:1986年1月21日,瑙尼来到麻栗坡烈士陵园在李海欣墓前纪念英雄

《含笑花》诗报中这些凝结着老山泥土散发着馨香的文字,是一首首无声的赞歌,是一段段难忘的记忆,它和伟大的老山精神一起流传,永垂青史!

不久,全国多家出版社将《含笑花》诗报上发表的诗文精选出来结集出版成《吻的悲壮》《老山战士诗选》《镌刻在焦土上的诗行》《炮火中绽放的诗蕾》《老山,军人的太阳林》《老山诗》《老山情》《老山精神万岁》等十几部老山诗选集。

于是,《含笑花》诗报被全国舆论界、评论家、报刊出版编辑部及意识形态领域严肃地界定为“老山诗的发祥地”、血染的含笑花! 

2017年6月,在文山学院老山精神与文化国防研究中心揭幕活动中,我们见到了这位慈祥的老人。

上图:2017年6月,瑙尼在老山精神与文化国防研究中心成立座谈会上向文山学院赠送《含笑花》诗报

正式活动后,我们专程来到瑙尼家中拜访。如今已年近90岁高龄的瑙尼老人,当年在抗美援越作战中一条腿负伤留下残疾,虽然步履蹒跚但精神矍铄,看到我们到来非常高兴,将提前准备好的《含笑花》诗报1985年第一期创刊号至1988年第六期停刊,共33期报纸原件全部送给了我们。 

老人对我们说,这是老山精神的缩影,对《含笑花》诗报进行整理汇编,让这段历史发扬光大是他多年的愿望。瑙尼的老伴拉着我们的手说,以前都是儿子帮助老人整理资料,但在2017年初儿子却意外地病故了,年仅49岁。

我们从云南回来后,还没等把33份诗报仔细看完,瑙尼老人通过女儿的手机给我们发来一封信。上面写道:

大校敦促我为他们最近正在编撰的《<含笑花>诗报文集》一书写几句话。令86岁的老者、当年老山前线《含笑花》诗报主编的我,热血沸腾,老泪纵流。如果说,登载在1984年6月6日《云南日报》第三版的散文诗《老山的诗报告》是老山诗的第一首(组)诗,那么,你们编撰的《<含笑花>诗报文集》就是忠诚地传承和弘扬伟大的老山精神之丰碑。本人借此良机深深跪叩用血肉缔造千秋彪炳的中国“老山精神”的烈士,并深深感恩以中华民族之良心和名义锲而不舍地拯救和固守“老山精神”的人们及以英雄为代表的中国军人!

2017年7月18日于昆明

这是一次红色的交接和殷切的嘱托。饱含一位曾经上过战场的老兵对那段血火岁月的深切缅怀,满怀对老山精神的无比崇尚和敬仰,也承载着一位耄耋老人对后辈的真诚信任和无限期望。

这几年工作较忙,诗报的整理断断续续。本想着时间还长,过两年退休后再集中精力去做,还想着再找时间就一些诗文的创作背景和背后的故事去向老人当面请教。

没想到,9月7日突然接到信息:瑙尼于当日19:00因病去世,享年88岁。

上图:9月10日上午,瑙尼遗体告别仪式在昆明市安宁西郊殡仪馆举行

老山,是一座英雄之山,也是一座文化之山。

“吃苦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祖国勇士守边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今有龙城飞将在,不叫越寇过老山”“堂堂中华不可侮,祖国寸土不能丢”“宁愿前进一步死,决不后退半步生”“头可断,血可流,祖国领土不能丢”……这些浩气贯长虹的诗句,正是一代中国军人在当年硝烟弥漫的云南老山战场上,用血和火写就的。

对以《含笑花》诗报为代表的老山诗抄等战争文化的整理、编辑工作,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瑙尼老人虽然走了,但他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和殷殷嘱托,激励着我们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在今后的日子里,相信会有更多的人行动起来,共同为我军战斗精神的传承和发扬,为民族的红色文化建设做出新的贡献。

转载:映象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