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干部学院
  • 关闭
  • 战斗英雄——张大权

    发布时间:2021-02-25 17:27:05   作者:  

    1984年4月28日,收复老山的战斗正式打响。一一八团二营负责从老山右翼向老山主峰发起进攻。老山主峰守敌集中火力压制五连,进攻再次受挫。

    五连在火力封锁下,两次向主峰攻击都被压了回来。营首长分析了敌情后命令五连调整部署,由连长组织火力掩护,副连长张大权带领二排从正面向主峰冲击。

    在冲击中,张大权左腿被炮弹炸伤,排长李卫民让他下去,他说:“我是副连长,哪能轻易离开战场?”继续带领战士们向前冲击,在接近敌阵地前沿时,敌人的手榴弹、四○火箭筒不断打过来,连队冲击再次受阻。副连长立即调整部署,沉着指挥连队再次冲击。

    这时,敌人从侧面打过来一排子弹,他的腹部受伤,肠子流了出来,这已经是第二次负伤。为了不让战士知道自己负伤,他便用挎包把肠子托住,简单包扎了一下,又带领大家继续向敌人阵地发起冲击。这时,一发子弹又击中了他的手腕,机枪掉在地下,他以非凡的毅力捡起机枪,把身边还能战斗的二十多个战士们组织起来,准备进行再次冲击。指导员黄光文坚定地对大家说:“只要还有一个人,就一定要拿下主峰!”连长秦勇德命令把仅有的4发火箭弹和4发无后坐力炮弹装填好,又将4具手榴弹抛射器选好了位置,规定了协同动作。连长一声令下,炮弹、火箭弹、手榴弹一齐飞向敌阵。趁着烟雾,张大权率领战士们勇猛地扑了上去,他迅速跳到一条三米深的防步兵壕里,借着死角,运动到右侧巡逻道敌第一道堑壕边,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暴露在阵地上的敌人连滚带爬龟缩到地堡和沟盖内。

    为了不给敌人踹气的机会,五连又与敌人展开短兵相接的壕内战斗,张大权端着机枪顺着堑壕搜剿残敌。有个敌人从堑壕里刚一露头,他腰枪射击,敌人中弹身亡,接着他又连续击毙三个敌人。当他绕到一个暗堡前,正准备射击时,不幸头部中弹,壮烈牺牲。

    “严风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坚胡马骄。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天兵照雪下玉关,虏箭如沙射金甲。云龙风虎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旁。胡无人,汉道昌,陛下之寿三千霜。但歌大风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胡无人,汉道昌。”

    张大权的爱人家在农村,拉扯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为了连队建设,他连续两年没有请假探家。去年12月,他刚开好请假条,准备回家修房子,部队接到命令转入临战训练,他毫无怨言地投入到了连队训练的行列。他在给党支部的遗言中写道;“战争总免不了流血牺牲,作为军人,为国捐躯,死而无憾!如果我在战斗中光荣牺牲了,请到我家安慰一下我爱人,看看我的两个孩子,特别要做好我爱人的工作,不要给组织提更多的要求,把两个孩子抚养好,让他们好好读书,长大做对祖国建设有用的人……….”

    战士们怀着悲痛,高喊着;“为副连长报仇!”的口号,继续搜剿残敌。

    在枪林弹雨中,我们的将士不想死,但作为军人,不怕死,保卫祖国是我们的天职。我们有着军人的特有自尊、我们有着血染疆场的气魄、有同敌人血战到底的勇气和信心。张大权烈士就是李存葆笔下的“靳开来”,为了祖国的安宁、人民的幸福,献出了年仅27岁的生命,实践了“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悲壮诗句。

    七班长敖建强抹去流出的泪水,带领两名战士,巧妙避开敌人火力,从右侧向纵深搜索。他一步跃入堑壕,踩在一个敌人的尸体上,还没有来得及分辨,迎头看见一个敌人提着两发火箭弹,从壕沿左侧迎面跑来,准备往暗堡里钻,他趁敌人转身溜走时,一枪将其击毙。紧接着,他朝暗堡里打了一梭子子弹,趁势追过去,在一个转弯的地方又击毙一个敌人。接着,他向前摸到敌人一间竹房子跟前,迅速占领了这间房子,并卧倒在门槛上。瞄准堑壕里刚一露头的敌人,一枪将其击毙。此时,躲在隐蔽部里的敌人发现了他。打过来一发火箭弹,他感到左眼一阵昏暗。他顾不了受伤的眼睛,准备了一枚手榴弹。恰巧一个敌人冲了出来,和敖建强面对面。被吓昏的敌人立即转身往里钻。敖建强手起弹落,这个敌人脑袋上开了花。同时,四班战士张治平也在堑壕里搜剿残敌。先后击毙了三名负隅顽抗的敌人。

    五连在老山战斗中,毙敌35名,摧毁敌人火力点14个,搜剿短洞8个,捣毁敌人排指挥所一个。缴获高射机枪一挺,冲锋枪4支,60迫击炮1门、40火箭筒1具,引爆器1台,40火箭弹、82无后坐力炮弹、60迫击炮弹80余发。战后,五连被昆明军区授予“老山攻坚英雄连”荣誉称号!张大权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光荣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