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干部学院
  • 关闭 众志成城 团结奋进 抗击疫情
  • 排雷英雄——范中华

    发布时间:2016-12-21 15:50:21   作者:   来源:文山新闻网老山干部学院   点击量 (0)  

    范中华,安徽砀山县人,1964年12月出生,1981年12月入伍,1984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入伍第一年获得地雷专业一级技术能手,第二年被师树为“尊干爱兵标兵”,1984年带领全班夺得师组织的工兵破障比武第一名,获得个人排雷比赛第二名。

    1984年赴滇参战,1985年出击汉杨东观地区战斗中,范中华奉命配合四连三排担任秘密搜排地雷的任务。他胆大心细,沉着冷静,为奇袭分队秘密抵近敌前沿开辟通路六百余米,排雷340余枚,作战中,他先后排雷516枚,开辟通路一千余米,为部队阵前设伏、攻击战斗做出了贡献。1985年6月10日,昆明军区授予他“排雷英雄”光荣称号,授称号时为第12军36师106团特务连工兵班班长。

    心诚报国“秘密”参军

    青年人都是有理想的。范中华曾经有许多理想,他想过这,想过那,想来想去,最后就是想参军。

    还是在上小学的时候,他就喜欢读课外书,特别喜欢革命书籍,特别喜欢革命书籍。吉鸿昌、董存瑞、黄继光、杨根思的英雄行为,想磁铁一样吸引着他,鼓舞着他。他觉得,没有比一名人民解放军战士更光荣的了。1981年10月,征兵工作开始了,范中华瞒着学校和父母,在街道办报了名。街道办主任知道,父母希望他能上大学,再说他的哥哥、姐姐都在外地,因此拒绝了他的要求,不同意他参军。

    机灵的他想出了个好点子,直接到县人武部找到部队带兵干部,表白了自己的心愿和志向。接兵干部答应帮他做工作。范中华高兴了,便“磨”起了街道办主任。街道办主任回家,他跟着回家;到办公室,他也到办公室;主任发火,他赔着笑脸,革命大道理讲个不停:“保卫祖国和人民安全是我们青年的责任。我条件合格,你不会反对我为国效力吧!如果能批准我到前线打越南鬼子,绝不会丢人,我要为国争光,为家乡争光。”一席肺腑之言打动了街道办主任。“那好,你去吧。”“主任万岁!”范中华高兴地跳着、喊着跑出去了。

    1981年11月3日,这是范中华终生难忘的日子,他被录取了,正式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在解放军的大熔炉里,他受到了烈火的冶炼,将成为一块闪光的金子。入伍第一年就获得排雷以及技术能手。入伍第二年就当上了班长,带领全班比武,按压群雄,夺得师组织的工兵破障比赛第一名桂冠,继而光荣地加入党组织。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当了三年兵的范中华,眼看就要退伍了。两年来,他无愧于自己,无愧于家乡人民和父母的愿望,决心站好最后一班岗。最使他遗憾的是没能走向真枪实弹的战场。

    1984年7月13日,是个特殊的日子,更是范中华梦寐以求、终身难忘的日子。他所在部队接到赴滇参战的命令。范中华兴奋极了,和战友们一起,紧张地准备着……

    车辚辚、马辘辘,铁流奔向云南,向着老山滚滚前进……

    患难知己 战友情深

    老山上,地雷像高产的土豆,连窝成串,有敌人埋设的,也有我军防守时布下的,这些默不作声的“铁疙瘩”也就拳头大小,可谁碰上了,轻则残一条腿,重则一条命。为了排雷,开辟通路,工兵排的三名战士先后牺牲和负伤。当战友血肉模糊,伤残的身躯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为战友痛苦,更为自己不能排完这些罪恶的地雷而内疚。只要有任务在,不论环境、条件多么恶劣,范中华总是对连队干部说“让我去!”

    1985年1月12日,我五连防御的H高地,既是连接另外两个防御阵地的纽带,又是阻止敌人进犯的前哨,越军一直把它视为眼中钉,常对他狂轰乱炸,每天都有百余名发炮弹落下,并进行严密封锁,企图切断供给,迫使我放弃守。每次前往运送弹药、干粮的战士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供给线成了“生命线”。

    战斗处在凝滞状态,阵地上已经断粮断水四天了。战士们一个个饥肠辘辘,干渴的嗓子冒烟,血顺着干裂的嘴唇向下流。水成了战士们的命根子,上级命令特务连不惜一切代价,把水送到H高地。为了战士的生命,为了战斗的胜利,特务连的战士们不顾一切地背水背粮向阵地爬去……

    一次、两次、三次……可每次都被敌人的枪弹逼了回去,有的碰上地雷身亡。送水路上,洒下了战士们的鲜血,范中华看着这一切,来到指导员跟前,恳切而又信心十足地说:“指导员,我去!”“不行”,指导员以强硬的口气说。他心里明白,范中华是连队的骨干力量,不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不会放他去的。“指导员,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战士们渴死、饿死。”指导员语塞了,他想着阵地上那些缺水缺粮的战士们,心里阵阵发怵,回过头来又看了看范中华,终于同意了。

    范中华和战士董忠喻,借着雾气掩护,身背两皮囊水和干粮向山上爬去。在越过一道废旧的堑壕时,范中华忽然低声喝道:“停!”像中了魔法师的定身术,董忠喻看到范中华像一尊雕塑像凝固在前面。四周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范中华猛觉得脚下一软,知情不妙,脑子里立即闪现出了“触雷了”。董忠喻急得流出了眼泪:“班长,班长,你千万别动。”刚想上前,被范中华示意停住,只见范中华屏住呼吸,慢慢蹲下,一点一点的扒开两脚周围的沙土,一个黑乎乎的“铁疙瘩”露了出来。

    好险啊!范中华出了一身汗!排除了地雷,他们慢慢地向前运动。突然,在M高地上的越军发现了他们,一刹间,敌人的狙击枪、冲锋枪、机枪齐声吼叫,裸露的岩石被子弹打得碎石迸飞。范中华和小董背着七十多斤重的水囊和干粮,躲避着敌人的炮火在枪林中穿行。突然,范中华一个踉跄,跌倒在石头上,手掌被尖利的石头刺了个窟窿,他急忙回头检查水囊,发现未破,又拼命向阵地爬去……

    当范中华把水和干粮送到阵地上的战友面前时,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瘫倒在战友的怀抱中……

    排雷显神威 英明震南疆

    好一个范中华,排雷的次数多了,排雷技术惊人的提高,轻插慢探,细察静观。他也摸索出一套“排雷真经”:先看草、叶,细拔草根,斜插锹,针遇阻即停……

    1985年2月11日凌晨,我军高地上的炮火再次擂响了惩罚越军的战鼓。这是一场攻坚战,我军三个连从不同的方向向敌人发起了猛烈的进攻。硝烟像乌云一样笼罩着整个山头,火药味、泥土味和在一起,随着空气四处飘散。战士们的喊杀声与激烈的枪声、爆炸声回响在阵地上、山谷中。战斗越来越激烈。

    主攻连被敌强大的火力拦阻在一个斜坡上,在离敌六百多米的斜坡草丛中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混合地雷。这个雷场密度大,一米之内竟多达八颗。真是无插足之处,连敌哨兵也只能沿着那条“之”字行的小路上下。我军要拿下高地,只能从“之 ”形道路强行开辟一条通路。配属主攻连的破障小组三名战士相继触雷负伤。

    范中华、梁绍明、阎加友在这次战斗中是第二排障预备队。领导决定他们小组上。主攻连长看到范中华,说不出的高兴,“看到你们了”。接着简明扼要的向范中华介绍了战况和地形。“连长,你放心,就是刀山火海,我们也要撕开一条路。”他跃上了“之”字形路,攻击分队跟随在后。蓦地,他感到工兵锹似乎挂到什么东西,便敏捷地卧倒,随即上方“轰”的一声巨响,弹片擦着他的头呼啸而过。原来,挂响了越军的拉发地雷。范中华怕再挂上这玩意,把工兵锹背上,掏出排雷用的小夹钳,瞪大双眼朝着前方搜索,眼睛瞪得酸胀,可就是什么也看不见。他回过头只见有一串火光闪烁,那是我们的机枪在向敌人射击,子弹带着光从空中掠过,除此以外就是一片黑暗,但他知道,指挥所内首长们一定焦急地停在步话机旁,等待着开辟通路的好消息。被压制在坡下的战友们也正焦急地等待。他急躁地刚抬起身,“哒哒哒”,一梭子弹从头顶掠过,他只得匍匐爬行了。

    “沉住气,关键是排雷”,跟在身后的主攻排长提醒他。可是,这雷怎么排,绊发线在哪?雷在哪?眼前什么也看不见,要是下坡还能用身体滚雷,可这是上坡。范中华仰起头向上看,这才发现,敌人的阵地离他只有四十多米远。

    “上,不管怎样,不能停止。”范中华横下心来,他的手肘往地上一撑,身子跟着向前移动,小心地爬行在怪石嶙峋的“梅花桩”中。用指甲翻脱的双手扒去石块、茅草。蓦地脖子上碰到一根细线似的东西。有了刚才的教训,他没敢乱动,小心翼翼的用手抓住,是根细钢丝,他在两边的草丛里分别摸到两个小甜瓜似的地雷。嘿!这下子他可来了劲,赶紧用钳子剪断那根细钢丝,两个地雷哑了。他继续向前搜排,突然“扑嗵”一声,右边跟进的一个战士不慎滑了一脚,将一颗地雷触爆,随着揪心的疼痛,范中华觉得眼前一片漆黑,粘乎乎的东西落到手背上,他本能地意识到自己负了伤,不知伤在何处?只觉得右眼发胀,抬手一摸,血正从右眼涌出。

    “七班长,你负伤了,下去吧!”阎加友说。“不!这时候,我怎能撤下去呢,不要紧。”他一手捂着右眼,一手继续扒着乱石茅草前进。视野急骤缩小,范中华有了刚才的经验,办法也想出来了。脸和上半身的感觉最灵敏,何不用它做探雷器呢?他把上衣脱掉,赤身向前爬去,脖子朝前伸着,双肘交替运动,边往前爬,边注意脸上、胳膊上、胸口上是否碰着什么……

    枪声响得更激烈了,战友们在焦急地等待。他们都了解范中华,这个破障尖子能完成这项艰巨任务的。可是,谁能料到,范中华是带着伤痛,在用脸,袒胸露脯地用身体当探雷器,这是哪本工兵教科书上也找不到的排雷方法。

    他恨自己怎么爬得那么慢,他咬着嘴唇,使劲地挥动右手,加快了速度,他知道,只要稍重一点碰到绊发线,地雷就会爆炸。他全神贯注地集中精力,连前后的枪声、炮声都听不见。右手刚往上一撑,身体正向前,他陡地觉得鼻尖上碰到了什么,猛然停住,伸手一摸,又是地雷绊发线,剪断它,就这样,他前后剪断了54根绊发线,200多颗松发雷、绊发雷、子母雷。当他抬头往上看时,竟到了敌人的战壕前沿。顿时,他心情振奋,倏地爬起,高喊:“战友们!冲啊……”

    通路打开了,越军做梦也没有料到有人能从雷区不声不响地上来了,惊得如丧家之犬,丢下武器,慌乱沿战壕逃窜。

    主攻连的勇士们,踏着用生命开辟的通路,直插阵地主峰…